写戏即写人――2011上戏新剧本朗读会观剧札记之六

发布时间:2011-05-28作者:访问量:2544

        关于戏剧的本质历史上有很多种说法,模仿说、动作说、冲突说、情境说等理论试图从不同的角度揭示戏剧的奥秘有,但仔细梳理会发现,这些理论探讨的一致目标是戏剧如何更准确、更深刻的表现人。不夸张的说,在众多艺术门类中,戏剧最擅长表现人的灵魂深处。戏曲的本质是“以歌舞演故事”,“演故事”则也是为了表现人物。
08戏文戏曲剧本专场演出的三个剧本——《水莽草》、《贤妇之死》、《刘云打母》,看后给人印象最深刻的是成功塑造了三个女性人物形象。
第一个是《水莽草》中的少女形象。该剧讲述了少女与妖婆因吃了水莽毒草变为水鬼,必须再去毒害他人才能还阳。为此二人开设茶棚吸引路人,恰逢一书生路过,少女对他一见倾心,可妖婆这时却下令让少女去诱惑书生饮下那水莽毒茶……本剧结构完整,情节集中,脉络清晰,冲突激烈,剧中巧妙的把少女置身于两难的处境中,通过外部矛盾和内心矛盾来塑造人物。少女渴望还阳,面对心仪的对象她又不忍下手,心爱之人近在咫尺却阴阳相隔,这令她痛苦不已,而妖婆的不断逼迫更令她肝肠寸断。在生命面前的善良,对爱情的单纯渴望,随着情节的推进和矛盾的不断上升,少女的这些性格特点逐渐显现出来。
第二个是《贤妇之死》中的贤妇形象。女子丈夫死后,受到婆婆的严加管制,她一方面要照顾叔叔且遭其侵犯,一方面还要听从婆婆对她“三从四德”的说教,她想要挣脱这些束缚离开,去追求自己的真爱,但无情的道德枷锁却夺走了她的生命。该剧的冲突同样是来自两个方面,一是外部贤妇与婆婆之间的冲突,二是贤妇的内心冲突,前者增强了该剧的动作性,后者深化了该剧的主题。贤妇与婆婆之间的冲突实际上是新思想与封建伦理的一种对抗,而贤妇的内心冲突则是她的自我挣扎。离开还是留下,是追求真爱还是继续忍耐?戏的最后,贤妇选择了死亡,这既是身体的死亡更是灵魂的死亡,她用自己的生命表达了对封建桎梏伦理的控诉,而一个悲惨的女性形象亦站立在舞台之上。
第三个是《刘云打母》中的妻子形象。该剧讲述丈夫赌场失意,误信算命先生的指使,做出了打母的忤逆行为,并要将母亲赶出家门,妻子得知后设计惩罚教育了丈夫。不同于前两个戏的悲剧特点,本戏以游戏的方式讽刺了丈夫,赞扬了妻子。该剧并不完全依靠紧张的情节和激烈的冲突来叙事,而是以巧妙的计谋来取胜。妻子这一形象身上有两个明显特点:孝顺和聪明。为了教训丈夫的不孝行为,抓住丈夫的弱点,凭借自己的聪明,让丈夫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风趣的语言、泼辣的动作、机智的策略,使该剧喜感十足,且引人思索。
除了人物形象的成功塑造,这三个戏的思想价值也值得肯定。戏曲现代化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但何谓戏曲的现代化?创造现代化的形式、搬演现代化的题材,这些都不足以使戏曲这一古老的艺术真正的现代化,最重要的是赋予戏曲现代化的思想。新剧本应当有新思想,08戏文的三个学生的剧作中,闪烁着年青一代崭新的思想光芒,他们批判了旧时代的落后伦理思想,讴歌了向往自由的高贵灵魂,这些都增添了剧作的艺术魅力。
高尔基说“文学即人学”,戏剧亦是如此,对心灵的不断探索是戏剧的永恒主题,具体到剧本创作来说,写戏即写人,只有塑造鲜活的、典型的人物形象,才能使剧作有真正的艺术价值。                        
(文:2010级博士生 李世涛    编辑:榕树)
返回原图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