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音演员“老佐罗”童自荣:孤独中的痴迷

外滩画报:王海

发布时间:2004-10-14作者:访问量:369

    这个男人可能是上海滩最为华美、最有磁性的嗓音的拥有者。除了体育解说员唐蒙先生那来自语言本身的奇妙魅力或许能有一拼之外,我想象不出至少是本埠的汉语文化圈中,还有第三种配得上“华丽”一词的声音。

    我发觉行文至此,我的文风已经深受唐蒙式“饶舌般的华美”的影响。好了,闲话打住。上边说的这个男人是童自荣,一个在30岁以上的中国人中拥有大量FANS的配音演员。

    童自荣的魅力和昔日帅哥阿兰德隆一样历久而弥新――或许在很多影迷心中,这两个人是二位一体的。24年前,中国人第一次见识了银幕上的蒙面侠佐罗,那英俊飘逸的影像和激扬悦耳话音的双重震慑,让人无法不为之倾倒。很久以后,我还是没弄明白:阿兰德隆和童自荣究竟是谁沾染了对方的荣耀更多一点?是庄生晓梦迷蝴蝶,还是蝴蝶晓梦迷庄生?

    今天,59岁的“老佐罗”就坐在我对面,平常、儒雅,嗓音依旧华丽,只是多了几丝颤音。

两年奔波“向往崇高”

    童自荣把身体陷在客厅的藤椅中。说客厅,其实那是70年前的功能。童宅位于淮海中路一幢连排旧式民居的二层,客厅电视柜后还有当年的壁炉。从父母一辈算起,他们一家已经在这套建于1930年代的旧屋中住了50多年。30多平方米一共两间房住着童自荣夫妇俩,用他自己的话说:“一旦在国外留学的一双儿女回来,只能在客厅打地铺了。”

    为了一台名为“向往崇高”的音乐朗诵会,童自荣四处奔波长达两年。如今,他的心愿即将实现,在上海城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赞助下,因为SARS延迟的这台音乐朗诵会将于9月21日夜晚在上海商城剧院上演。

   “朗诵会的名字来自于光远的一篇散文。”童自荣说,“如果想让这个社会的每个人都能健康发展,崇高是不可缺少的东西。”

    那么,这个朗诵会对童自荣本人究竟意味着什么?

    童自荣解释说,译制行业近年不景气,他本人的事业一直在低谷徘徊,因此想做点事情。一来他非常喜欢朗诵会的气氛和感觉,可以寄托自己的一些想法和艺术上的追求;再则虽然现在银幕上童自荣的声音已经沉寂,但广大影迷对他还是很关心。既然暂时不能以新的配音角色回报影迷,童自荣打算通过与配音异曲同工的朗诵形式,来向影迷作个交待。

近5年未当过“主配”

    说到这些年的事业低谷,童自荣脸色沉郁:“我……说不清楚,什么原因我真的不知道。厂里已经快5年时间没有安排我配主要角色了,他们一直没给我解释,我也没好意思去问。”童自荣夫人在旁边补充道:“他不去问,是怕别人说他争角色。”

    有传闻说,握有进口大片分配权的中影公司曾给上海译制片厂下过电话指令:“童自荣不适合配主要角色;观众不喜欢。”童自荣表示,的确听到过这样的说法,但一直没有得到证实。“但在适当的时候,我会讨个说法的,否则不是太窝囊了?!”童自荣淡淡一笑。

    当记者问及“向往崇高”音乐朗诵会为何没有上译厂在职的“大腕”们参与时,童自荣沉吟片刻后,说:“现在情况比较复杂,很难再邀请谁参加了。”有影迷的支持“很知足”

    从不上网的童自荣可能不会想到,尽管译制业陷入低潮,但在互联网上,关于译制片昔日的辉煌,甚至对他本人的“怀旧”却日益升温。

   “对网友们的爱护、期盼和声援,我非常感激,”童自荣的语速慢了下来。“想到这个,我想我应该知足了。”

    数月前,上海卫视上门采访了童自荣。“录节目时,卫视的记者一进门就问:哎,你家的厅呢?”童夫人杨倩华说。家里实在太小,连镜头都无法切换。报道播出后,影迷才恍然:原来童自荣是这个样子啊。此前关于童自荣的传言众说纷纭,有说他“出国”、“转行”的,甚至还有“童自荣已经去世”的说法。

    现代传媒手段的效果颇让童自荣惊讶。采访节目“上星”后,在全国反响热烈。不久前,重庆卫视又邀请童自荣夫妇前去做了一档节目。昔日的“配音王子”走到前台,与会影迷的热情更让童自荣感慨不已。

有一点孤独

    你感到自己有一点孤独吗?我问。

    有一点,童自荣说。

    失去“主配”位置的这几年中,在失落与迷惘中苦苦求索的他像在进行一场不知何时终结的“一个人的战争”。

   “我前几年还在做这样的梦:我们的译制片能够有第二次辉煌。”童自荣苦笑,“现在看来大概是不可能了。但我还是幸运的,至少从事了我钟爱的配音事业,并赶上了第一次辉煌。”

    童自荣对自己的认识相当客观。“我最大的优点是音色华丽,有魅力;最大的缺点是音域不够宽,声线的局限性比较大。”童自荣这样分析。

    虽然现在已难有“开口”机会,但童自荣对和声音相关的创作还是魂牵梦萦的。在世界文学经典中,最让他情有独钟的是《牛虻》。

    “如果有机会,我想把《牛虻》做成长篇连播。牛虻和小说旁白部分可以我来,但像蒙泰利尼那样具有金属性和穿透力的声音我不适合,一定得找孙道临老师。”童自荣说,“孙道临老师在我们上译厂配制的《王子复仇记》、《基度山伯爵》和《白痴》等片子,都是译制片经典中的经典。”

    “你觉得孙道临作为电影演员和配音演员,哪个更加出色?”

    “同样出色。”童自荣很郑重地说。

应该有人写写邱岳峰

    童自荣也有自己的偶像――去世已20多年的原上译厂配音演员邱岳峰。

    谈到这位前辈,童自荣字斟句酌:“这可是一个大师级的人物,还有一个毕克老师也是。邱岳峰老师是我年轻时崇拜的偶像,后来成为我工作上的良师益友。应该有人好好写写他……”

    1980年代初,正处事业顶峰的邱岳峰令人费解地选择弃世。迟至今日,此事在热爱配音的影迷心中,仍然令人唏嘘不已。

    “他这个人太自尊,怕人误会,也是性格上的弱点哪……”童自荣话音黯然。

    当年童自荣在配《绝唱》时,曾请教邱岳峰如何才能“含蓄地表达一种克制而又心潮澎湃”的情绪。邱岳峰告诉他:“首先,你的心里得有事,不能脑袋空空地站在麦克风前。”邱岳峰的意思是:强调内心的情感抒发,比单纯的宣泄更能打动人。这句话深深地影响了童自荣日后的配音探索。

不会再拒绝广告

    前些年,曾经有商家找上门来,让童自荣录一则金饰品广告。童自荣以一句“这种广告是不是太俗气了”,回绝了对方的好意。

    几年过去,童自荣谈起这件事时多少还有点不好意思:“当时我的想法的确有些问题。不过现在我也在改变,好的广告当然也是艺术。今后如果有适合我又不乏艺术性的广告找我,我会考虑的。”

    当初的矜持,令童自荣至今与清贫结伴。为了把儿女送到国外深造,童自荣长期承受了经济重压。“但是为了配音,我们家老童可以不谈钱。”夫人杨倩华半是埋怨半是自豪地对记者说。

论明星配音热

    这几年,引进大片请国内大腕配音的风气渐起。童自荣认为,出于上座率的考虑,这倒无可非议。

    对于网民议论颇多的李亚鹏版《黑客帝国》,童自荣也有耳闻。“我认为李亚鹏不适合配那个角色,”他说。“李的气质和角色不吻合,我不明白外方挑选李亚鹏主配的原因何在。其实明星配音不是不可以,但应该先找几个气质接近的明星试音,再作慎重选择。”

    对于近年越来越多的观众宁愿看带字幕原版的现象,童自荣认为,这一方面是由于我们的配音制作趋于粗糙;另一个原因是,现在引进的大片往往艺术性比较缺乏,只强调视觉的冲击力。

“9?21”之夜的几个小秘密

    21日晚将在上海商城剧院举行的朗诵会演出时间将超过2小时。童自荣透露,朗诵会将以休闲随意的方式进行。上海一些“著名的声音”如孙道临、曹雷、陆澄、刘家桢、叶沙等届时都将出场。他本人也将多次“献声”――既有《佐罗》的经典片断,也有和曹雷联袂的《浦田进行曲》对白。

    在东方电台名主播叶沙的现场“主持秀”中,童自荣将扮演一个夜间拨打《相伴到黎明》节目热线的听众,和叶沙探讨“情人”话题。

   “没有什么奢望,只愿在这个夜晚,我们一起度过。”《向往崇高》音乐朗诵会的节目预告单上,印着童自荣说的这句话。

童自荣档案

    1944年生,江苏镇江人,新时代赌城345188表演系毕业。1973年进上海电影译制厂任配音演员。他那富有感染力的嗓音,在当年中国观众还很难看到外国电影时,几乎成了进口电影的代名词。他因给《佐罗》配音而一举成名,以至于后来成了阿兰德隆电影的专业配音师。

    童自荣先后为电影《佐罗》、《黑郁金香》、《苔丝》、《国家利益》、《啊,野麦岭》、《茜茜公主》、《水晶鞋与玫瑰花》、《铁面人》、《沉默的心》、《绝唱》以及电视剧《加里森敢死队》等外国影视剧配音,有“配音王子”的美誉。

返回原图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